【对话私募】许应涛:我如何能在5100点清仓躲过股灾

2015
6月5日,北京仓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应涛在投资微信群中写到:“上证指数突破了5000,或许还会疯狂涨到6000点,但我已经无法继续重仓持有股票安睡。即使是我很看好的成长股,也已经翻了七八倍甚至更多。我决定选择离开市场。”
2015
6月12日早上7点45,他在微信中对无界新闻记者说,这个时刻加杠杆赚快钱,火中取栗;布局中长线,更有可能深套三五年。他建议5100点休息,他自己也清仓旅游去了。
2015
6月27日,央行宣布两降,市场一片欢呼。但是当时许应涛认为:政策松动,起的是托市的作用,能够减小市场调整的幅度,但并不能让市场重回上涨趋势。因此,他建议逢利好冲高减仓让自己更轻松或许更好。后来A股在千股涨停后,迅速转化为千股跌停,再次验证了他预测的准确性。
跟许应涛先生见过几面,知道他业余时间喜欢打德州扑克,并且德州扑克水平在投资圈中小有名气。我一直以为喜欢玩牌的他,赌性很强。他说玩德州扑克只是兴趣爱好,因为德州扑克中的弃牌和投资中的止损、德州扑克中的控锅和投资中的资金管理、德州扑克中的读牌和投资中的行情研判是一脉相承的,并且德州扑克能使得投资圈的朋友聚集在一起,交流对市场及个股的看法。
能够在5100点清仓并一直管住自己的手,安心休息,证明他并不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的赌徒,而是一个专业的投资人,能够知行合一的控制风险。
许 应涛,80后,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, 2007年进入证券行业。曾担任中邮证券自营部总经理、华融证券自营部高级投资经理。今年6月,他放弃了金融机构百万年薪,投身创立自己的阳光私募投资公 司北京仓红,并且正在发行产品。他表示,不会为了自己的产品要发,就和身边朋友鼓噪,“股市现在就是提款机”,他只会强调“我比市场85%以上的人专 业”。我会尽最大的努力,管理大家的财富。市场好赚该赚的,市场不好,少亏或者不亏。

以下为无界新闻记者专访许应涛的采访实录,他的观点或许对投资者研判市场有帮助。

无界:为何在5100点清仓休息,而不是在4000点,实际上,很多职业投资者已经在4000点认为存在泡沫了?
应 涛:首先,我界定风险的方式比较独特, 下跌并不是风险,不确定会上涨还是下跌才叫风险。如果我确定市场会下跌,清仓股票,做空股指期货,不但能逃顶,还能继续赚钱,怎么能叫风险呢?上证 5000点的时候,市场可能继续疯狂涨到6000点,也可能深度调整到4000点,我不确定哪种情况发生。因此,对于我来说,风险就出现了。其实从“资产证券化率已经很高”,“居民存管搬家已经告一段落”,“指标股(央企整合的中国中车,和成长股中的全通教育、安硕信息)已经出现明显的疲软滞涨”等信号来看,市场已经很危险。 但真正确认市场会进一步下调,6月25日的技术信号就比较明显了,经过两天的反弹,6月25日上证放量大阴线跌破60日均线,趋势就出来了。如果投资者在 这个时间窗口出逃,回撤或者损失幅度应该能控制在15%以内。可惜多数市场参与者注定后知后觉,仍然觉得是技术性调整,回调就是买入机会。
我认为,这一次的牛市,不是经济基本面驱动的,主要是改革提升了风险偏好,伴随着无风险利率的下行,引发了存量流动性重新配置,居民的资金从房地产、债券、信托等非标资产等流向权益类资金。杠 杆配资更是推波助澜,加快了市场的膨胀。因此对于市场参与者(不仅是散户,专业机构投资者也是如此)而言,没办法通过盈利和估值等指标来判断行情合适结 束,只能通过市场情绪来判断股市是否到达顶点。这种情况下,很多保险资管、公募基金、私募、市值管理团队、甚至是上市公司员工持股计划,在这波大跌中都全 被闷在里面。
6 月10号那几天,我一直都睡不好,经常在凌晨还在思考,或者刷一些投资同行的微信圈,甚至需要喝几瓶啤酒才能睡觉。因为当时,很多同行继续给我推荐了牛 股,都有着完整的故事或者逻辑。但我是还是说服自己,执行操作计划,清仓出门旅游。因为我知道,对于行研来说,推荐股票是他们的主要工作。对于行研来说, 公司基本面没有重大变化,调整应该就是买入机会。我经常这样自嘲,“那经济基本面还没有重大变化呢,为啥指数就能涨一倍呢?”尊重市场,尊重趋势或许更好。

无界:那你是怎么通过市场情绪判断顶部出现清仓的?
应涛:市场情绪的信号,我主要关注几个问题,在5000点的时候,成交量放大和指数涨幅不匹配。股市在2013年在底部的时候,沪市的交易只有五六百亿,但是到5000点的时候,沪市的交易量突破了万亿,成交量上涨了几十倍,但是指数只涨了一倍。
对于市场来说,出现放量滞涨是一个危险的信号。这表明,如果上证指数要突破6000点,需要更高的成交量,但是现实看,这个成交量很难才大幅提高。
第二个原因就是,当时资产证券化率已经超过百分之百,居民存款余额,和市值的比例已经很高,后续的资金搬家已经明显跟不上。
第三个原因是,虽然沪指在6月初站上了5000点,但市场的指标股明显出现滞涨,比如中国中车明显泡沫化,而且合并后的交易,高开低走。成长股的指标股全通教育(300359.SZ)遭遇证监会批评,股价大幅下挫,这表明已经有人在离场。
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,在5000点时候市场“风险收益比”已经不合理。这个时候,指数或许继续上涨,很多成长股在翻了近十倍之后或许还能涨20%或者30%,但是下跌风险很大。为了赚取最后的20%去冒很大的风险,是不值得的。
5000 点清仓的人,如果指数涨到6000点,可能会被一些激进的满仓到6000点的人笑话。但5000点清仓的人如果是3000点进场的已经赚取足够的利润,而 笑话他的人准备从4000点进场持有到他期望的6000点。那么相比之下,谁的风险收益比高?源源不断进场的投资者只是望着前方自己期望的收益,却忽视了 很多市场参与者的成本比自己低很多的现实。

无界:你反复提到风险,你是怎么控制风险的?
应涛:关于风险,投资中下跌和上涨都不是风险,只有不确定下跌还是上涨才是风险。 如果确定行情崩溃,泡沫破灭在即,清空股票,做空期指分分钟暴利。5000点这个位置就是出现不确定的情况,一方面,当时市场在积极唱多,上可攻破 6000点再创历史新高,但是下可深调至4000点以下,甚至人气溃散,行情结束。所以这个时候,作为职业投资者要考虑怎么控制风险。
我在07年入行后,08年开始做策略研究,当年就被市场打蒙了,上了一场活生生的风险教育课,后来入行的新的基金经理,没经历风险,意识不够。我也做过期货,也爆过仓,深知“不管你以前赚了多少个100%,最后一次满仓往下赔只有一个100%”。
作为职业的投资者来说,投资理念必须是稳健,严格控制风险。从交易层面,如果不经过特殊的训练,很难克服人性中根本的弱点。比如止损,很多人认为股票亏损了,继续摊薄成本能更快解套,只要不卖等着总能回本,其实这些都是交易中很低级的错误。普通人看到子弹就主动躲避,但是中南海保镖不会。作为投资来说,不是卖茶叶蛋的老太太也能随便参与的。严格控制风险,养成良好的交易习惯,需要五六年的时间要培养,才能养成潜移默化的习惯。
作为职业投资者获利,主要一方面是精选个股(α),另一方面就是仓位控制或者择时(β)。因为我是宏观策略出身,我风险敏感度比较高,我对仓位控制比较好,这几年,我基本做到在低风险保持高仓位,在高风险的时刻,保持低仓位。
照理说,专业的机构投资者风险控制能力应该很好。但此次大跌,机构投资者很多都焖在锅里,也反映了当前机构投资者存在的一些问题。
对于公募来说,只追求相对收益即排名,基金经理的激励机制不到位,是基金对市场变化应对不足的主要原因;而对于私募来说,极度的追求绝对收益,风险不对称(大赚能收业绩报酬,巨亏最多清盘,没有问责机制),导致现在私募野蛮成长,鱼龙混杂。一些不具备管理能力,投资经验不风范。私募只有激激励,没有惩罚,拿客户的资金去冒险,赚钱就有分成,但是亏损也不过关门走人。

无界:在央行周末宣布两降之后,整个市场一片欢呼声,特别周一出现千股涨停,但是很快跌停,我记得你,在央行两降后继续看空,你怎么做到的?
应涛:是的,在央行两降后,我提出那个位置可以趁着反弹降低杠杆和仓位。因为那时很多股票明显还是处于高估状态。尽管政府已经出面救市,但是市场有自己的运行态势。
当时我认为,市场内在调整不够成功。很多股票处在很高的位置,当然现在很多纯粹讲故事的股票还是很高,并且市场的一致性预期其实已经被打破,很难短时间恢复人气。 举个很通俗的例子:那些靠着信念和改革梦想坚信大牛市的投资者,如同清朝末年手持大刀长矛,对抗国外侵略者机关枪的士兵。他们赤膊上阵,身上贴着咒符,口里念着“刀枪不入”的咒语,勇敢的冲向侵略者的机关枪口。当机关枪响起,前面的人确实已经倒下,后面的人会咋想?

无界:你认为政府不该救市么?
应涛:没有,我认为政府救市非常必要。因为在这个泡沫产生的过程中,管理层(一行三会层面)没有及时监管和清理配资,泡沫吹起来的速度超过所有人的预期。但是当泡沫已经形成,并十分危险时,管理层(一行三会层面)又试图粗暴的刺破泡沫。这个时候中央层面出手,是必须的,纠正了部委层面的前两个错误。这个观点可能导致自由主义人的反对,即使是美国这么崇尚自由的政府,在08年的时候,也是采取行政干预(限制做空,金融企业国有化,量化宽松等)。否则任由市场暴跌,居民财富灰飞烟灭。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,行政干预必要的。

无界:这一波股市下跌这么惨,消灭了很多死多头,很多人此前高唱下一波牛市,你认为还有下一波牛市么?
应涛:改革牛市是存在,至少是一个结构性的牛市
我们国家持续30多年的高速发展,GDP还是维持相对的高增长的地位,新一届政府推行的改革和转型,会使一些行业转型或者收益,比如环保、信息服务、计算机电子,医药细分行业仍然会高速增长。
我目前在这些行业寻找成长性的很高的公司进行投资,xx改革的红利。
股市可能在相当一段的时间,会在在3300到4500之间震荡,在3500这个位置很多股票,已经存在投资价值。
4500为什么是短期的一个顶,包括机构、保险,多数资金在这个位置存在套牢状态,套牢盘比较多,指数反弹在这个位置存在压力。
另一方面,因为政策层面干预市场,监管层指导一些结构在4500不减持,因此市场只能在这个位置以下,维持宽幅震荡。

无界:这个时期,你怎么控制风险,怎么投资?
应涛:做投资要像三军统帅指挥千军万马,打一场大的战役。如何事前搜集情报,部署作战计划(研究预判行情),投入多少兵力,怎么做后勤保障(资金管理)。预计战果如何,如何战后重建(止盈止损)?
每天做短线的只能是游击队长,做不得三军统帅。如果一个私募基金经理,私募产品高达几个亿,但他每天脑子里想的只是明天怎么操作。不停的进进出出做短线。你们放心把资产交给这样一个投资经理管理吗?
我们后续的策略,在未来几个月之内,半仓或者中等仓位操作。这个时候满仓操作很被动。如果出现千股跌停,我就买一点,目前保持很轻的仓位,百分之二三十,逐步加上去。股票泡沫破灭之后,会有一些伟大的公司仍然有价值,会继续创历史新高。2008年大盘暴跌,但是有价值的公司在09年迅速创新高。
我们等市场稳定,现在行业研究员很难做,因为股价要么跌停,要么涨停。这次市场元气大伤,需要两三个月,市场会逐步稳定。而且公募基金面临赎回压力很大。如果股价上涨,基民赎回动力增加。
A股市场是一个新兴市场,目前主要是散户在主导,我们不希望散户被消灭掉,但是投资还是一个专业的事情,散户应该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。专业的机构投资者,不但追求绝对收益,还有控制回撤。




文/ 无界新闻记者 刘宝强


编辑:张婷婷